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似乎没有几年,我们已经从"自行车王国"变成了"汽车王国",势头之猛,发展之快,出人意料,这就是"中国速度";这几年,我国的驾校遍地丛生,由凤毛麟角变成遍地鸡毛,过去一个地级市只有几所驾校,现在是几十所,乃至上百所,这就是"中国魔术";驾校的挣钱效应使得还有更多的人挤破脑袋蜂拥而至进入驾培市场,只要那个行业挣钱,不用中央发号召国务院下文件,就会有大力量的资本短时间进入这个行业,直至把这个行业做烂,这就是"中国特色"。
这些驾校从何而来,寻其轨迹,大致是这样"变"出来的:一是"仆"变"主"。所谓的"仆"是指那些在驾培行业还处在计划垄断阶段就在国有驾校从事管理工作的人,他们熟悉业务,掌握政策, 了解市场,于是他们辞别"国字军"成为社会力量办驾校中的第一批"弄潮儿";二是"公"变"私"。随着"裁判员不能当运动员"要求的出台实施,许多公安、交通背景的驾校纷纷改制,于是许多有背景的人抓住机遇或承包,或购买,使其改变性质,成为民营驾校的一员;三是"黑"变"白",所谓"黑"是指考挂靠生存的教练员和小老板,他们往往是依托一所有资质的驾校,给他们缴纳管理费,然后自己购车,自招自培,由于他们在夹缝里生存,又是被打击被取缔的对象,往往被称之为"黑驾校",但是他们其中的佼佼者生存能力极强,又有自己的"根据地"和"势力范围",于是经过几年的经验的积累,资金的积累,人脉的积累,于是便"弃暗投明",申办了正规驾校;四是"外"变"内",驾校的挣钱效应引来了许多其他行业的老板盯上了这块"肥肉",他们往往资金实力相对雄厚,所办的驾校起点高,目标大,后来居上,这部分老板已成为驾培行业的主力军。
这只是第一变——是从无到有的变化。变化之后首先考虑的是生存问题,挣钱便成了硬道理。他们大都挣到了钱,甚至可以说是全行业盈利,只是多少之分,但这并不说明我们的校长们比其他行业的老板智商高,这是政策与市场使之然。驾校今天挣钱靠政策靠市场,明天挣钱就要靠管理和文化了。
这些驾校又将到何处去,中国驾培市场又处在一个变的十字路口。面对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关于认真贯彻《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与考试大纲》的通知 (交运发〔2012〕730号)的下发,面对新的驾考驾管新政策的颁布实施,驾校的转型期已经来临,转型的标志是由高速发展向平稳发展转变,增长方式由外延扩张(驾校升级、教练车扩容)向内涵增长(内强管理、外塑形象)转变,管理模式由粗犷型(一车多人,学员由教练员安排管理)向精细型(不同服务套餐)转变,发展趋势由市场导向型(价格控制招生)向能力导向型(强调质量和品牌)转变。老路走不通,新路不会走,这就是变化转型期的痛苦所在。面对转型期的来到,无论你自觉主动也好,不自觉被动也好,摆在面前的也许只有三个选择——大道、小路和歧途。
所谓大道,是承担社会责任,以培养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合格驾驶员为己任,通过不断地提升员工素质,完善内部管理,坚定地走质量之路,品牌之路;所谓小路,就是中间道路。走小路者是群歧途不愿再走,大道不敢走、不会走的人。随着驾管驾考新政策的实施,他们意识到了由乱到治转型期已经来临。但由于受到企业实力、自身能力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和制约,还横不下心来告别昨天,重塑未来。因此,可以说他们是一群渐进式改革者;所谓歧途,主要表现为"四靠":招生靠降价,经营靠挂靠,盈利靠克扣学员的学时和多次收费,合格率靠贿赂。这是一条越走越狭窄、越走越艰难之路,是一条穷途末路。
很显然这第二变是从家族化、作坊式的管理经营向公司化的转变。这一变不在是由少到多的量变,而是由粗狂到精细的质变。这一变主要考虑的是自己的驾校强与弱、大与小、长与短的问题。这一变,有的驾校的老板还没有认识到,有的认识到了但还很肤浅,有的认识充分但不知道如何实施。这一"变",是形势趋势使之然,大势在变,处在大势中的一个个体焉能不变,是主动的变,是被动的变,是被逼迫的变,还是打死也不变。"变"不意味着找死,而不变肯定是在等死。《易经》曰:"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价格战没有赢家,同质化没有出路,守业者最终守不住业,没有危机意识终究要面临危机。是在变中取胜,还是在不变中败退,借用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的一句经典对白:"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变,还是不变?如何变?这是驾校老板们的苦恼,也是我们这些驾驶培训和驾校管理研究者的的责任。本书分为九章,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在阐述"变"的趋势,"变"内容,"变"的方法。第一、二章是讲变的趋势,变要从战略开始,从第三章到第八章是讲变的内容、变的战术,变的方法。最后一章《国外篇》权作变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