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2019中国驾培行业汉字——南

浏览:  日期:2020/4/17 11:57:59

         今年,上海人太“南”了,就因为一句“你是什么垃圾;”王思聪太“南”了,作为国民老公,娱乐圈纪委,网红收割机的他,如今面临1.5亿负债;影视业太“南”了,实体书店太“南”了,中国家长太“南”了,但最“南”还有南方的那个城市……

作为驾培圈中的人,一年要出差接近300天走遍东南西北中的“行者”,还是觉得驾校太“南”了!

在北国冰雪之城,有所老驾校太“南”了。想当年咱是要关系有关系,要名额有名额,要合格率有合格率,要考场有考场,看天下驾培英雄,舍我其谁!现在太“南”了!过去的那些都不好用了,都不好使了,让我去依靠谁?队伍老化,机制僵化,观念固化。架子端起来了,怎么能放得下,好日子过惯了,苦日子怎么过得下。还是东北,有位办校多年的老校长半夜在微信里给我留言:南老师我69岁了,没有儿子,刚更新了部分车辆,谁接手就能干,你帮我找个人卖了吧,卖不出去送给一个又责任心事业心的老板也可以,只要他把我手里的学员给消化了就可以。本来该颐养天年的老先生面对这样的市场,真的是太“南”了!
在南方七彩之城,有所大驾校太“南”了。摊子大了,山头多了,人心散了,资金链断了,内部管理乱了,外部形象坏了,关键时刻老大不见了。拆东墙补西墙,几千号员工,发工资这是人的团队,不发工资立马就会变成“狼”的团队,每个月都要求爷爷告奶奶筹措粮草薪酬,太“南”了!
在东方海滨之城。有所新驾校太“南”了。过去在驾校当了十几年的挂靠教练,长年累月的给别人打工交租子,做梦也想办个驾校,可是那时市场没放开,自己没路子。现在市场放开了,实行备案制,终于告别“小三”的身份,办了驾校,当了老板。过去当教练要看老板的脸色,给老板当“孙子”,老板不高兴就卡我的名额,断我的粮草,挂靠费一涨再涨;现在当老板要看教练的脸色,给教练当“孙子”,教练不高兴就跳槽转换门庭,挂靠费一降再降。一个三级小驾校,变成了“三缺一”:缺人才、缺管理、缺资金,面对市场的变化,一筹莫展。我太“南”了!
在西部遥远之城,有一群不大不小不老不新的驾校太“南”了。前两年把驾校当成香饽饽、向阳花,一窝蜂的扎堆办驾校,这可好,160万人口的城市居然诞生了80多所驾校,招生价格飞流直下三千尺,于今驾校成了烫手的地瓜,成了苦菜花,经营不挣钱,卖又卖不掉,甚至送都送不出。当年真是神差鬼使,我办什么驾校啊,太“南”了!
最难的还是在中部,老家河南,他们真的是太“南”了。2019年年初我应邀在河南驾培协会一届二次年会上讲座,我感慨道:在这个地球上生存能力最强的人是亚洲人,在亚洲生存能力最强的人是中国人,在中国生存能力最强的是河南人(人口大省,劳务输出最多),在河南生存能力最强的是驾培人,驾校数量之多(超过2000所)、驾校密度之大、招生价格之低、恶性竞争之惨烈,都要数河南。在这么水深火热的环境中,居然饿不死、拖不垮你们,还能出来开会,你们太不容易了,我太佩服你们了,河南驾校的校长们,你们太“南”了!
单打独斗太“南”了,势单力薄,无足轻重,只能随波逐流,混一天算一天,熬一日过一日;抱团取暖联合经营也不容易,总有人身在曹营心在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让人防不胜防。不联合难,联合也难。太“南”了!
马上就过春节了,驾校的老板又到了“南”关了,一年没挣到钱,年关还要突击花钱,大把撒钱,送礼要钱,发红包要钱,打肿脸充胖子,打掉了牙咽到肚子里,自己哭要让别人笑,谁让我们选择了驾培这个行业,选择了老板这个职业呢?年年难过年年过,今年这个年真难过,太“南”了!
尽管太“南”了,那些执着的追梦者、把驾培当作事业者仍会坚守战场,不撤退、不离场、不抛弃、不放弃,哪怕生活就像深不见底的隧道,他们也会向“南”而生。哭也吧,骂也吧,唉声叹气也吧,对酒当歌吧,宣泄完,生活还要继续!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昨天的生活已经过去,关键是明天你以什么样的状态继续生活。有个哲人说得好:历史从来都是一个“反转大师”,在灰暗的背景下,不要忽视那些看似微弱的光亮,有些小趋势会在很久之后才真正发挥威力。野火烧后,新木丛生,突破“南”关,便是坦途。

 

负负得正,否极泰来,2020老南与您们一起共克“南”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