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驾校联合中的“时间魔咒”

浏览:  日期:2019/11/19 9:17:52

          《三国演义》开篇道: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句话表示人物或事情的发展分分合合拥有一定的必然性,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关键是一个“久”字,多长为“久”呢,肯定是相对论。驾校间的联合究竟能够维持多长时间,是“闪婚”后旋即破裂,还是维持三年二载便分手,能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呢?自2016年在国内驾培市场上首开“区县驾校携手共进合作共赢”研讨会以来,几年间推动了许多县区驾校的联合,也看到了听到了许多合了又散的故事,驾校联合中有没有“时间魔咒”呢?

首先联合的时间长度与联合前磨合的长度成正比,谈判、学习、参观、借鉴时间长且充分者,联合时间相对较久,反之则短;其次联合的时间长度与参加驾校的数量成反比,联合的范围越大、驾校数量越多,联合的时间周期越短。联合的时间长度更重要的是与联合的深度、联合的版本有关。

有的区县驾校间的联合是“泥巴联合”,即草台简单式0.5版本的联合。这种版本的联合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形式主义”的联合:几年前有几个地市的驾校,举行了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的行业自律的签字仪式,每个签字者都表示不打价格战,不进行恶性竞争,但签字转身之后,价格战又炮声隆隆,由此可见,没有强力约束惩罚措施的自律都是水中月亮镜中花。二是“发誓赌咒”的联合:有的联合不靠人事靠神灵,不靠制度靠赌咒,中原某地就有这样几个校长一起来到观音菩萨尊下发誓,最终还是联合破局。三是“保证金式”的联合:有的联合维护合作的手段是“保证金”,但这“保证金”地位是尴尬的,法律上缺乏明确规范,甚至不合法,一旦使用就会落下“垄断市场、串通操纵价格”的把柄。“保证金”既起不到保证的作用,也不敢使用,最后还得一一退回。上述三种版本的联合都是短命的联合,无“久”可言。

 

有的区县驾校间的联合是“陶瓷联合”,这是联合中的“1.0版本”“陶瓷联合”指的是联盟式的联合,不是全方位一体化的联合,是局部经营管理内容的联合,突出的重点是价格的自律,制约的措施是靠二次利益分配。这种“陶瓷联合”又有区别,我把它分为“陶联合”与“瓷联合”,陶器和瓷器是有区别的,除了原料的不同、烧制温度不同外,硬度也不同,瓷器要比陶器坚固耐用的多。我把以成立一个驾培服务公司为纽带、平台把大家捆绑在一起的联合称之为“瓷联合”,把没有公司的联合称之为“陶联合”,前者有《公司法》的保驾护航,有公司章程的约束,不是小孩过家家,想玩就玩,不想玩就散伙,像不靠谱的特朗普一样——想退群就退群,这种“公司结构”的联合进来容易出去难,“退群”是要有程序的,无理退群是要付出重大代价的。“陶联合”没有公司则名不正言不顺,进退失据,左右为难,这种为了省钱省事利益最大化的合作,与“瓷联合”比较而言存活寿命毫无疑问要短。河南辉县拥有85万人口,12所驾校,2018年10月28日,在笔者的设计和推动下,河南辉县12所驾校的法定代表人和授权人在《御安驾培管理服务公司章程》和《辉县驾校合作经营自律管理协议书》两份文件上郑重签字,之后顺利的组建了御安驾培管理服务公司”,成立了统一的报名大厅,联合一年多来,分歧纷争不断,期间还经历了股东的增减和学时对接断网带来的新一轮更疯狂的价格战冲击等风波,他们先后召开了16次股东会议,在公司框架内解决了分歧纷争,至今联合仍在健康的运行。

有没有区县驾校间的“钢铁联合”呢?理论上有,这种联合是联邦制、紧密式、一体化、2.0版本的联合,是志同道合命运共同体的联合。这种版本的联合在实践上也有,比较典型的是“和田模式”。2018年11月中下旬和田七所三级驾校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联合成立了“众联服务公司”由这个新公司全权管理下属的驾校,统一组织构建,统一培训教学,统一教练车调配,统一员工招聘管理,统一招生经营。一年的运行中有两所驾校因故退出,其余五所驾校在联合中尝到了甜头,坚定了信心,前不久经当地运管工商部门批准,注销了原有五所驾校培训许可证和工商执照,给“众联公司”发放了培训许可。五所驾校已成为真正的“钢铁联合”。

驾校联合中的合合分分将是常态,合与分不外乎一个“利”字,所谓分有分利,合有合利,分利大则人心思分,合利大则人心思合。若有初心在里面则大不一样,便会合得久,合得深。驾校联合的质量表现在三个维度上——广度、深度和长度,三者的关系又是辩证的,有广度,就很难有深度;没有深度,又很难有长度。三度之间,便是你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