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驾校“直营连锁”:出师不利,徘徊不前

浏览:  日期:2019/8/13 9:29:49

          所谓直营连锁是指总部通过独资、控股或兼并等途径开设分支机构发展壮大的一种连锁形式,特点是在总部直接控制下,统一经营、利益独享、风险独担的一种高度统一的商业经营形式,是真金白银硬资产投入扩张的方式。我国驾培市场上最先出现的连锁方式是直营连锁。以一南一北的一乘驾校和东方时尚驾校为代表。

在2015年的年底和2016年的年初,仅仅相差两个多月的时间,有两只驾校的股票上市了,一只是云南一乘驾驶培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乘驾校”)正式通过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挂牌审核,一只是东方时尚驾驶学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时尚”)在沪市上市,两个公司都在称自己是“驾培行业第一股”。究竟谁是“第一股”作为局外人没有太多的兴趣讨论,客观上讲,从上市的时间上,一乘驾校在前,东方时尚在后,从规模资产和影响力上,东方时尚大于一乘驾校。作为业内人士,我们更关心的是这两所驾校上市之后的运作情况,他们连锁化步伐向哪个方向迈进?结果如何?会给中国驾培市场带来那些冲击和改变?

上市之后,两个公司以其品牌优势、管理优势、资金优势,开始跑马圈地快速扩张。东方时尚通过自建和并购先后在河北、云南、山东、内蒙、湖北、重庆等地设立分支;一乘驾校则把“势力范围”限制在云南境内,先是在昆明市内东南西北中建校,之后扩展到曲靖、红河等地州。两所上市公司驾校摊子越铺越大,而效益却与之背道而驰。

2018年岁末,“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报道:东方时尚异地扩张受阻,净利润三连降,10家子公司8家亏损。文中披露:顶着驾校第一股光环的东方时尚经营业绩缺乏亮色,今年上半年,8家承载异地市场运营的子公司中,仅湖北荆州一家子公司盈利570.08万元,其余7家子公司全部亏损,亏损最多的是石家庄东方时尚驾校,其上半年亏损2962.65万元,其次是云南东方时尚驾校也亏损近2000万元。

云南一乘驾校的情况似乎也不乐观。据2018年12月07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靳水平、编辑陈俊杰报道:2015年挂牌新三板后,一乘股份的业绩连续在2016年与2017年出现亏损。业绩低迷外,一乘股份的负债率较之挂牌前已大幅攀升,债务高企。一乘股份10月1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会泽一乘、师宗一乘、禄劝一乘、禄劝乘宇、宜良一乘、宜良乘宇以及宣威一乘股权全部转让。近几年,在云南省内扩张一直是一乘股份经营的重点。时至今日,出售处置子公司资产,可谓一乘股份在行业“寒冬”中的“断腕”之举。

两所上市公司驾校为什么会在连锁化的道路上出师不利呢?两家公司都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强大的社会关系、完善的管理体系做支撑,为何连锁化步伐的加快,经营情况却呈现反比例的下滑呢?两所上市驾校各有各的解释,但笔者认为问题出在两个方面:

一是时机的问题,生不逢时。2015年11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意见的通知”,即国办发〔2015〕88号文件,文件确定:进一步开放驾驶培训市场。严格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实施驾驶培训机构准入许可制度。对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道路运输管理机构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或者禁止准入,不得增设任何额外条件。文件贯彻实施之后,驾培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驾校数量迅速增长,由此导致培训能力严重过剩、价格大幅下滑,恶性竞争加剧。而在此背景下两家上市公司驾校开始大规模扩张,正是“千载难逢”的坏时机,早几年也好——先声夺人抢占制高点,晚几年也好——混乱过后重整山河,最不好的时机让这两所“大哥大”赶上了,“时不利兮骓不逝”,时运不济,即使你力拔山兮气盖世”,也无可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啊!

二是模式的问题,投入过大。北京东方时尚驾校远离市区,位于大兴区黄村镇,在北京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驾校训练一个小时,然后再坐车一个多小时回家,这是很正常的事,大家都坦然接受,但是换了一个城市,花这么长的时间、跑这么远的路去学车,大家就不一定接受,就近学车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的一个选项。东方时尚直营连锁所建的驾校大都是有几百亩考训一体的一级驾校,有这么大的土地,一定远离城市中心区。另外国内99%的驾校土地都是租赁的,而这两所上市公司驾校的土地大都是出让的商业或建设用地,其投入和成本与其它驾校不成比例,因此在价格战中自然不占优势。

其实这种危机意识,他们在上市之初就强烈的感觉到了。云南一乘驾校挂牌上市后,“一乘人”在经历了短暂的喜悦庆祝之后,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又沉浸在了危机之中,时任党委书记刘升富说:有句老话叫“居安思危”,我们驾培行业,我们一乘驾校“安”何在?“安”在哪里?我看不到“安”,我们没有“安”,我们要居“危”思危,孟子说得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于是一乘驾校组织了建校以来第一次全体干部的脱产学习,进行形势教育,提出了“千斤重担众人挑,人人身上有指标”的口号,各部门纷纷制定面对危机迎接挑战的2016年工作计划,上市之后他们是在居“危”思危的气氛中迎接新的一年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