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每位驾校的老板都是一本《无商不艰》的书

浏览:  日期:2019/6/25 9:31:29

  在古代有“无商不尖”之说,“无商不尖”是有典故的,旧时买粮都是以“升”或“斗”做量器称量的“升”是一种上口大,下底小的梯状器具,买粮时粮行都会用一把戒尺削平升斗内隆起的粮食,一则填满四角凹陷,二则削去中间隆起的多余粮食,做到不偏不倚,这样既保证份量充足,又不使店家和买主吃亏,在称量到最后一升或一斗时,粮行都会在已抹平的升斗内加上一小撮粮食,使已经抹平的粮食隆起一个“尖”,让利于买主,在古代,粮行卖米卖面加点“添头”已经约定成俗,成了习惯。 

“无商不尖”不只表现在买米买面上,旧时去布庄扯布,也有“足尺放三”之说,在丈量到最后一尺时,也会量足尺寸后再加放三寸,打油打醋打酒都会有“添头”,打到最后一提时(提,古代量取油、酒等液体的一种器具,具有较长的把儿,往往按所量取的斤两制成大小不等的一套),都会另加半提。古代,但凡做生意的,总会给客人一点“添头”。 

多加“添头”,体现在各行各业中,即便某些东西是一个整体,不能分开来卖,商家也会另外免费赠送一些小件的商品,添点“尖头”,所以人们统称为“无商不尖”。 

在驾培行业这种“尖商”还是很多的,“添头”有遮阳帽、水杯、文化衫,还有的搞抽奖活动,笔者在山西孝义安顺昌驾校、河南辉县豫北驾校目睹了他们的抽奖活动,奖品从小家电到山地车,甚至笔记本电脑,琳琅满目。还有的驾校“添头”是赠学时,赠拿照后的陪驾,总之通过不同的“添头”不仅让学员得到一些实惠,更体现了驾校对学员的情感。

“无商不奸”

现在人们常说的“无商不奸”是对“无商不尖”的讹传,是后人杜撰的。

客观的来讲,商业是一种交易行为,考查的是从事商业人员的眼光、胆识、对市场需求的敏感和把握程度,是存在风险的,因此获利较大,商人的精明常常给使用者一种“奸诈”的印象,认为购买的商品并非物有所值,容易忽略了涵盖在其中的智力成果及其价值,因此无商不奸不排除略带情绪的一种说法。此外,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了,我国的经济达到了空前的发展,但是也有很多人失去了信仰,一切向钱看,为了利益的最大化,置商业道德于不顾,不惜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加之市场经济发展初期,市场不规范制度不健全,尤其是从业者道德素质良莠不齐的状况下,存在很多扰乱市场的行为,先后出现了三聚氰胺奶粉、长生疫苗、苏丹红、地沟油等事件,因此更加印证了“无商不奸”的说法。

由于驾培行业竞争激烈加之透明度很高,损害学员利益以及商业欺诈的恶性事件不是很多,但不能说没有。“百名红色通缉人员”中就有一个,他就是排号第19位的曾任北京梨园驾校校长的刘常凯,刘常凯在担任北京京剧院梨园驾校校长期间,涉嫌诈骗学校300余万元,1999年10月,刘常凯携款潜逃,2017年8月31日回国投案。

无商不艰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由伏建全所编著的《无商不艰》的,通过中外一些著名商人的案例,揭示了他们艰苦、艰难、艰辛的创业历史,他们原来也是普通人,并且大多数出身贫寒,但是他们在困难面前百折不挠,永不服输,忍人所不能忍,为人所不能为,他们这种敢于同命运抗争的精神成就了他们非凡的人生。

尤其是在许多行业整体不佳的这两年,老板们更加艰苦、艰难、艰辛,你玩着手机开小差的时候,你的老板正在焦头烂额;你也许永不知道,你盘算该拿多少薪水的时候,你的老板正在下一张借条上签名。中国的民企老板,解决了中国80%以上的就业人口。但中国的民企老板,80%以上面临着企业倒闭风险、法律风险。台风覆船的时候,最倒霉的一定是船长自己——船员可以逃命,但船长却舍不得他那条船!

在驾培行业培训能力严重过剩、价格战狼烟四起的这几年,驾校的老板的艰苦、艰难、艰辛程度到了极限,有的在苦苦支撑,有的已经负债经营。从创业到守业,每个驾校的老板都有不为他人所知的艰苦创业故事,河南商丘启航驾校的侯勇校长就是这许许多多故事中的一个篇章。侯校长的女儿是这样描述他艰难创业的父亲的:

2014年——这是一个沉重的数序年份!那一年,有这样一个人,他失去了工作,家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靠着微薄的积蓄,一面苦苦支撑着家庭,另一面还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若无其事开心地样子,害怕给孩子带来心理负担。更使他痛苦的是,一生对他影响深远的两位老人——86岁的姨妈(12岁起就跟着在她家读书),83岁的母亲都突然生病,相继离世。对他而言,那一年是他经历的最艰难、最痛苦、最难熬的一年。

这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接手了一所几年内被转卖四次、更换三个场地,内忧外患、千疮百孔的驾校。本以为凭自己的努力会慢慢变好,但是“这块土地要开发,驾校必须限期搬走”的消息两个月后就传来了!这消息对他来讲,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将他打懵。老学员整天闹个不停,又面临着场地需要搬迁,由于精神压力过大,一天夜里他做恶梦,突然起身去找场地,结果一脚踏空,一头栽倒地板上,好久没有起来,地上流了一片鲜血。见此情景,妻子心疼地说:“投资驾校的钱咱不要了,全当丢了,咱不干了行吗?总不能不要命啊!”

济宁北城驾校总裁陈涛是中国驾培市场上的传奇人物。少年时期的陈涛受过大苦大难,1989年11岁的陈涛因为跑客运的父亲的一场意外车祸,一家人不得不异地躲债,在以后的艰苦岁月里辍学的小陈涛要过饭,打过工,摆过地摊;青年时期的陈涛有过大红大紫,勤奋好学敏锐使他建立起来自己的“商业帝国”,十几家公司,资产过亿,开着劳斯莱斯,开始学习飞机驾驶;中年时期的陈涛经历了大起大落,旗下一家公司资金链的崩溃,使他几乎回到了原点,公司、房产纷纷出售还债,保留下来的除了仗义耿直的名声还有一个“北城驾校”。2018年3月8日我应邀到“北城驾校”进行“众志成城决胜未来”讲座,在讲到目前形势下驾校校长承受的巨大压力和挑战时,我邀请陈涛总裁上台分享,回想起自己艰苦、艰辛、艰难的创业史,陈涛跪在了讲台,泪洒会场,全场无不为之动容,唏嘘声一片。男儿膝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有回忆艰难岁月创业史啊!

驾校的老板是一种辛苦的职业,投资了驾校就从此潇洒不起来了,孝敬不完的各路“神仙”,打点不完的伸手“小鬼”;请不完的酒宴,陪不完的笑脸;参加不完的会议,应付不完的检查。我们看到他们开着好车豪车、出入酒店、前呼后拥风光无限的一面,看不到是他们殚精竭虑、黯然神伤、彻夜难眠、走投无路的一面。一校之长、法定代表人、老板听起来很舒服,做起来却很受罪,人前有一点显贵,人后却非常受罪是这些驾校老板的写照,他们的酸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侯校长女儿所看到的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不说了,不写了,越想越写越悲伤。

 

每个驾校的老板都是一本《无商不艰》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