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驾培市场早已风光不再,不穿上衣服,守住底线,怎能理想丰满(下)

浏览:  日期:2019/5/27 10:02:53

 守住底线还要守住规矩。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驾培行业的许多规矩是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确定下来的,驾培行业有很多的法律法规,诸如《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等,还有很多的国标,诸如《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与考试大纲》、《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资格条件》、《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教练场技术要求》等,尽管这些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还存在着许许多多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毫无疑问这些法律法规都是驾校投资者、经营管理者要遵守的。可是就有个别驾校老板从来就不守规矩,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

其一不守“培训的规矩”,我们取得的是“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许可证”,我们要用自己招聘的教练,使用自己的教练车,培训自己招收的学员,这既是最起码的规矩,也是业内人士人人皆知的道理,可是就有部分的驾校不守规矩,大量接受“黑驾培点”送来的学员,不收培训费,只收几十元到几百元的“手续费”。在这些驾校里看不到多少学员在练车,确每月都有大量的学员通过考试,真是神了,怪哉。河南甚至有个驾校拿着“高拍仪”跑到另一个地市濮阳去现场“办公”,服务上门给“黑驾培点”办理学员录入手续,真是疯狂至极,不择手段,毫无规矩。去年10月1日河南省在各方努力下,终于在全国率先实行全省学时对接,像一声春雷,给仍处在寒冬的驾培市场带来了春天的希望,其最突出的效果就是净化了市场,给“黑驾培的”、“驾培游击队”以沉重的打击,也断了“不搞培训”的驾校的“财路”,高压之下,许多以“挂靠”经营为主的驾校,收手上岸,但仍然有个别的驾校铤而走险,继续为“黑驾培的”和“驾培游击队”提供通道和保护,自己依然当着“不招学员、不搞培训”的驾校校长,过着“甩手掌柜”的日子。

其二不守“场地的规矩”。驾培行业法律法规告诉我们:科二培训要在自己注册的主训练场或者运管部门许可的分训练场中进行,科三训练要在交警部门指定的路段训练。可是有的驾校却是天马行空,随心所欲,独往独来。好多年前我在新疆的一个地市考察,看到了一个偏僻的驾校,周边几公里没有居民区,场地是用废弃的砖厂改建的,大门紧锁,训练场空空如也,整个驾校只有一个看门的老人和一条狗。据当地驾校校长介绍,这所驾校的租地成本最低,车辆又都是教练员自己购买的,自从验收合格发放“许可证”后,校长就像“天女散花”一样,把教练车撒到了街头巷尾的空地,乃至不知何处的旮旮旯旯。这所驾校已成为当地驾培市场的“害群之马”。随着驾培改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地区运用电子围栏锁定场地,其目的就是通过技术的手段把“天马行空”的教练车圈回来,大部分都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守规矩的人想法突破围栏,有位校长告诉我:我们这里出现了一种“黑科技”的小匣子,在驾校训练场转上几圈,就可以复制围栏,然后就可以回到“游击队根据地”继续训练,上传课时,不知道这种“黑科技”是谁发明的?谁买的?谁卖的?但可以确定的是“不搞培训”的驾校校长肯定心知肚明,只要给我交手续费,一切OK!

给“黑驾培的”和“驾培游击队”提供通道和保护也好,把驾校教练车“天女散花”也好,学时造假也好,在我们现行环境下,最多是违规违法,但不犯罪,违规违法与犯罪是两回事。但同样的情况到了美国却大不一样,那可是违法又犯罪。五年前我看到一个消息:一中国温州人移民美国后,在纽约办了一所汽车驾校,主要为华人服务。后来他做假,代填表格,比正常交100美元的多交350美元,不懂英文亦可发得长途汽车驾照。有一学员获驾照驾车出事,案发后,这位华裔校长被诉,获刑20年并被罚50万美元,这个在中国看起来算不了什么的事情却导致这个温州人坐牢又破产。如果我们像美国这样管理我们的驾校,会有多少家驾校破产呢?

中国驾培行业开放以来,有过野蛮生长、粗狂发展的阶段,那个时期谁不按规矩出牌谁挣钱,谁胆大谁挣钱,谁的情商高会搞关系谁挣钱,那个时期有的驾校连“驾照加工厂”都不是。每所驾校都有一个从成长到成熟、再到成功的过程,在发展的初期野蛮生长是难免的,犯错也是难免的,但不能一直野蛮生长,一直犯错。正如冯仑所说:“我们民企怎么样从过去的几十年的历史当中逐步的进步,这个过程相当于小的时候,或者偶尔犯过错误,最后要改正走到正道上来。中国文艺界,演艺界,有三个女星都脱过衣服演戏,民企要向舒淇汤唯学习 把脱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她的理想就是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这是总体上做了不恰当行为以后一个很积极的态度。民营企业经过这么多年不断自新,怎么样成为汤唯这样,重建公众形象,重建道德规范,在社会整个道德重建当中,民营企业采取一个积极的被接受的认真的一个建设者的形象。”

驾培行业是个高端的行业,汽车驾驶是人人必备的一项技能,是改善生活质量、扩大生活半径、提高工作效率的一项技能,是关系到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的一项技能,是要花费许多时间、精力和钱财去掌握的一项技能。驾培行业理应得到社会的尊重,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项高端的行业在很多的地区“低端化”了,原因就是让那些不穿衣服,不守底线的人做烂了,守不住底线和规矩,如何能得到社会的尊重。许多驾校的老板社交时都不太愿意介绍自己是做驾校的,就连投资几个亿,年招生二、三万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俱佳的河南豫北驾校的贾总也是这样。

在韩国和全亚洲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崔仁浩在其代表作《商道》中有这样一段论述:“为了钱而去拼命挣钱的人根本挣不到钱,一个人只有把挣钱作为一项事业,顺其自然而为之,才是挣钱的最高境界。如果过分追逐钱财,他的事业肯定会失败。”商人有商道,那些不愿穿上价值的衣服,不愿守住法律法规的底线的驾校投资者、经营管理者,肯定是不入流的商人,是处处让别人受伤的人。把驾培当作事业就要不忘初心——为社会培养合格的机动车驾驶人,为文明交通和谐交通贡献力量。驾校的法人不仅要有法律意识,还要有道德高度。中国驾培需要理想,更渴望“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