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这些地区驾校的联合为何失败?

浏览:  日期:2018/12/11 16:34:27

 三国演义开篇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驾培市场是否也是这样呢?笔者从2016年开始把推动区县驾校合作共赢作为工作重点以来,一直在思考为何而合,以及合作的方法途径,并奔波于各地为了“促合”做着种种努力,可喜的是成功的推动了十几地市的联合,但是也有很多县区虽做了许多努力,但仍未联合成局。有的一波三折,出现了合了又分、分了又合的局面;有的已经展现曙光,但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有的口合心不合,还在路上。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如何从那些失败的案例中,找出事情固有的因果关系,找到失败的症结,使我们在抱团取暖合作共赢的过程中,变得更聪明,更理性,更有思维的条理,这才能为新的成功奠定基础。

2016年6月7日第一期“县区驾校携手共进合作共赢”研讨会在婺源召开。来自10省78位校长及行业主管参会。这一话题的研讨班本公司又开了先河。

失败于眼前利益的计较。

在合作的谈判中,争是必不可少的,利益之争,权力之争,市场之争,争完大的利益再争小的利益,斤斤计较,寸土不让。但争要有原则,要有分寸,争不能“宁为瓦碎不为玉全”,不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婺源驾校的合作之所以从2012年初谈到2014年末,就是“争”论不休,谁当老大?谁多占分配比例,争论了三年损失了三年。现在许许多多地区驾校还在面和心不和、各打各的算盘的争论中延误时日。

中原某县有12所驾校,年招生量不到二万人,其中有个“大块头”的品牌驾校占据了市场份额的一半。他们的合作方案是每家每招收一位学员拿出500元参与二次平均分配,我们来算笔账:其它11所驾校按平均年招生按900人计算,每家共计拿出45万,“大块头”品牌驾校招生10000人,共计是500万,每所驾校可分得83万,计算公式:(45×11+500)÷12=83万,这就意味着“大块头”品牌驾校拿出500万,只能拿回83万,损失417万,而其他驾校拿出45万,拿回83万,净赚38万。如果“大块头”品牌驾校这样算账肯定放弃联合,但他们算的不是小账而是大帐,算的不是今天的帐而是明天的账。没联合以前“大块头”品牌驾校小车的招生价格在3000左右,而其它驾校在2000左右,联合后又赶上学时对接的天赐良机,现在招生价格统一站在了4000元以上,就算“大块头”品牌驾校招生数量不变,2019年稳定增加收入583万元,当价格在统一的价位上后,作为品牌驾校的“大块头”招生量肯定还会增长,增收一千万元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改革开放初期有句话:低头向钱看,抬头向前看,只有向前看,才能向钱看。合作经营的目的直白的说就是要挣钱,要挣钱就要向前看,好好算算明天我们能得到多少“元”,而不能只算今天损失了多少“分”,这不仅是智慧,更是胸怀。尽管在向前看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我们不能轻言放弃,因为只有坚定向前看,才可以达到向钱看的目的。从快乐出发,路过悲伤,走过痛苦,到达幸福。

2018年9月28日笔者在云南文山举办“合作共赢”研讨会

失败于“聪明人”的不自律。

驾校的恶性竞争,表面上看是源于产能过剩,实质是法人的不自律。而驾校的联合与自律关键点还是价格的自律,为了保证价格的自律,许多地区在联合中往往祭出两件“神器”——保证金和二次分配。两件“神器”中又以“二次分配”居多。所谓“二次分配”就是大家以约定好的(当然符合国家相关法律的)价格统一招生,把“肉”放在统一的锅里,先从锅里拿出填饱肚子的“肉”,剩下的“肉”在按约定的时间比例分配,以此保证大家不降价。可总有个别的“聪明人”把心思用在少往锅里放“肉”,多从锅里分“肉”上,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偷偷的把“肉”放在别的锅里。于是平衡被打破,规则被践踏,合作以个别人“聪明人”没有赚到多少利益却损害了信誉,以多数老实人吃亏上当而结束,留下的是一地鸡毛。这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悲剧在泰山脚下、太行山西麓以及其它地区多次出现。

诚信是商家安身立命之本,自律就是诚信,不自律就是破坏诚信,没有自律不仅合作不成,更没有行业的发展。

2018年11月1日笔者应邀主持河南辉县12所驾校合作会议

失败于法律知识的缺失。

湖南某市驾校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准备结束恶性的价格竞争,抱团取暖,不料想消息泄露,市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局、市运管处召集24所驾校校长,召开了“驾培行业价格政策提醒告诫会”,依据国家的相关法律,告诫参会单位严禁串通涨价、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等价格违法行为。合作戛然止步。

河南西部某地级市驾培协会,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大家终于就联合经营达成了一致,签署了“合作自律协议书”,什么时间将价格提升到什么幅度赫然写到其中,幸亏笔者提前发现才避免了被查处、被罚款的命运,当然联合之事也就寿终正寝了。

驾校间的合作与自律当然不仅仅是价格,就是价格的自律,也必须知法、懂法、守法,最后才是运用好法律武器。

2018年11月13日笔者助推成功和田七所驾校“一体化”联合

失败于监督措施虚拟化。

驾培行业乱象之源是法人不自律,自律是驾校联合经营中最关键的一环。但自律仅靠道德,靠诚信是不够的,必须要有强有力的监督措施和制度约束,就像治理国家一样,不仅要以德治国,还要依法治国。小平同志有一句名言:“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近两年来,许多地区驾培市场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的召开了各种形式的自律大会,签署了“诚信自律书”,但由于没有切实可行的监督措施和可查机制,这种联合与自律只能是昙花一现。

驾校的联合自律要有一个“刑法”,不仅要确定“罪名”,还要确定“量刑”标准。降价的怎么办?变相降价的怎么办?变相降价的有哪些形式?“倒卖”、“走私”学员的怎么办?有降价嫌疑的怎么办?都要有明确的规定。驾校的联合自律要有一个“刑事诉讼法”,谁来监督?谁来查证?那些监督查证所获得证据是有效的?最后谁来处罚?这些都要有严密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如果没有这两部“法”,联合自律协议只是一纸空文。

当然驾校的联合自律不仅仅是价格这一条,还有学时、训练、服务、经营等诸多方面的自律,在大部分地区的驾培市场上,价格是大家走向联合自律的关键因素,但往往监督措施的虚拟化,导致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结局。

2018年11月23日笔者在辽宁大连举办“合作共赢”研讨会

      俄国作家托尔斯泰传世之作《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语非常震撼:“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成功联合经营的驾校有很多相似之处,失败的联合各有各的原因,上述的四点原因是主要的,但不是全部,有的从一开始就对联合持怀疑或畏难态度,消极对待,当然不会有积极的结果;有的急不可待,没开两次会就拂袖而去;有的平均主义思想作祟,不按市场规律、法则思维,杀富济贫的念头挥之不去;有的一味的追求投资者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忽视了学员利益、社会效益,造成了社会的强烈反弹。

尽管合作的道路是曲折艰难的,但这已经成为“三缺一”(缺人才、缺资金、缺机会,面对驾培市场的转型一筹莫展)的中小驾校生存的重要选项。借鉴成功者成功的经验,吸取失败者失败的教训,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抱团取暖,同行(hang)同行(xing),携手共进,才能走出寒冬,拥抱春天!

敬告:自2016年本公司与本人挖掘推广了区县驾校抱团取暖合作共赢的【婺源模式】以来,一直把推动县区驾校的合作作为首要工作,先后促成了山东东平、山东梁山、河南灵宝、山西原平、安徽五河、云南广南、新疆和田等十几个地市的携手合作。有合作意向的县区驾校如需要本人前往调研、讲座、制定方案的可直接联系18611600999,微信同号,因时间有限,精力有限,请非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