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驾培行业价格“回归”,路漫漫其修远兮

浏览:  日期:2018/2/12 10:10:23

 学车该涨价了,或者不叫涨价叫“回归”,有N个理由要价格“回归”,这是人心所向(行业内人),这是大势所趋,利国利民,理直气壮,可是在涨价和回归的过程中,坏的消息多于好的消息,有的出师未捷身先死,有的呛了一口水便打了退堂鼓,有的反反复复不断折磨驾培人本来就脆弱了的神经。看看下边的这几个案例:

常德价格未涨先被“告诫”

2017年8月28日上午,常徳市发改委召开常德市驾培行业价格政策提醒告诫会。市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局、市运管处、市城区24所驾培学校代表以及常德市驾驶员培训协会负责人参会。据了解,常德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收费已于2014年9月1日放开,实行市场调节价,近期却有部分驾培学校以经营困难及驾培模式改革为由,多次开会协商并以协会名义起草(拟定)行业指导价涉嫌价格串通。了解上述情况后,常德市发改委主动作为,向会者发了“关于对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进行政策提醒告诫的函”,并表示将联合市运管处切实加大对驾培行业监管力度,规范其价格行为,督促严格落实明码标价政策,对合谋串通涨价、哄抬价格等各类价格违法行为一经查实,将依法严肃处理。

西部某县价没长成反被罚款40万。

我国西部有个贫困县,2016年有四所驾校,都是二级、三级的小驾校,在价格节节下滑都不挣钱的情况下,终于达成了一致,联合涨价,但由于没有很好的规避法律风险,加之操作上出现种种错误(把自律协议发到了网上),被当地发改委抓了个正着,证据确凿,四所驾校各自被罚10万元,真是雪上加霜,屋漏又逢连夜雨。2017年又添了一所驾校,小车招生价格直降到1800元(含630考试费),几所驾校卯吃寅粮拖欠工资已成常态,春节补发工资都要借钱了。

 中原某县发誓赌咒怎能修成正果。

中原某县驾培市场价格长期“超低空飞行”,苦不堪言的五位校长终于坐在了一起,把酒抒怀,掏心掏肺敞开心扉,于是形成了一致,“承诺信守协议”快速达成,共三条:1、自2016年某月某日起,五所驾校校长经共同协商学车费用共同涨到多少元。2、有一家违反协议规定,四所驾校可以同时对其堵门7天,令其停止培训,不负一切法律责任。3、为防止违约五所驾校校长统一到某某山某某庙,对着观音菩萨和各路诸神拜佛烧香,进行发誓。空口无凭,签字生效。大家看着可能觉得好笑,就和儿戏一般,我到觉得可怜可悲可叹,环境已经把驾校校长逼得“不问苍生问鬼神”了,但这种方法能解决问题吗?

多地隆重召开自律大会,会后仍然“春风不度玉门关”。

        去年以来,经常看到这样的报道:某市隆重召开驾培行业自律大会,又是领导出席,又是新闻报道,各会员单位又是签署“自律书”,又是庄严宣誓,很绚丽,也很热闹,像烟花炮竹,但绚丽之后是黑暗,热闹之后是沉寂,价格战仅仅是十几天,甚至是只有几天的休战,之后又炮声隆隆。

        2017年各个驾校的老板和员工想了千方百计,经了千辛万苦,走了千家万户,说了千言万语,但恶性竞争价格战的背景下,收获了了,囊中羞涩,狗年马上来临,我们都期盼市场好起来,财运:旺!旺!旺!那么就要携起手,抱成团,共同做好价格“回归”这篇文章。驾培市场恶性竞争积重难返,做好价格“回归”要花大力气,下细功夫,做好下面的工作:

        一要成立协会有步骤的进行价格“回归”工作。如果你单边行为,自己“涨价”,那与别人无关,但要集体行动那肯定麻烦很多,要统一思想,求同存异;要统一行为,自我约束;要统一领导,服从协会。唯有如此,价格“回归”方有可能。行业协会是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在行业的发展中发挥代表、服务、自律、维护的作用,没有强有力的驾培协会的组织领导,价格“回归”不是胎死腹中,就是半途夭折。

二要先测算好学车的成本价,依法有据。测算成本价是为了价格“回归”寻找法律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确定了三种定价方式:市场调节价、 政府指导价和政府定价。由于各地情况的不同,国内驾培市场有的地方仍然是政府指导价,比如新疆哈密2015年自治区物价部门规定小车学车价格为4100元但更多的地方是市场调节价,市场调节价是指由经营者自主制定,通过市场竞争形成的价格。《价格法》第八条规定:经营者定价的基本依据是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由此可见成本是定价的基石。没有政府指导价怎么办,泸州市道路运输协会驾培专委会没有被动等待,而是主动出击,聘请省市三家不同的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分别对本市一、二、三类驾校各抽两个买地和租地经营成本进行鉴证审核,得出了高中低三个成本,最后确定了均价3958元。分别对本市一、二、三类驾校各抽两个买地和租地经营成本进行鉴证审核,得出了高中低三个成本,最后确定了均价3958元。“回归”到成本之上,依法有据,且是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行为,有关部门应于支持和肯定,对低于成本价招生的则应予打击。先把“盾”做好,才能出“矛”。

三要向有关管理部门报备。懂新时期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每位无论国企还是民企老板的必修课,把工作做在前面,寻求行业主管部门领导的理解支持是价格“回归”关键的一环。测算出能站住脚的学车成本后,以协会的名义报送有关部门,比如发改委的物价部门、工商局的公平交易局和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以及运管等部门, 泸州市道路运输协会驾培专委会正是这样事先汇报,事中请示,所以才有了事后的平稳。

四要舆论先行。舆论导向是价格“回归”的重要一环,舆论先行也是我们党和政府推动新政一贯的方法,我们不妨学学。当前面几项工作做好之后,就要主动地与媒体沟通,引导消费者理性消费,尽可能的平稳“回归”。另外时间点上不要选在春节前,这个时间段是国家平抑物价的敏感时期。

五要制定出切实可行的自律措施。这是价格“回归”工作中最难的一项工作,也是决定成败的一项工作,没有充分酝酿的过程,没有切实可行的措施,没有强有力的监督处罚手段,可能就会昙花一现,有一人退出,重拾价格战,那就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最后造成联合“破局”,重新回到“旧社会”过旧日子。在价格“回归”的道路上,清理非法驾培也是重要的一环,“黑驾培”不除,就不可能确立新的价格体系。清理“黑驾培”不是单兵作战可解决的,也要抱团取暖,要靠齐心合力多管齐下。

        六要有一定的价格落差。不管驾校规模大小、设施优劣,也不管位置偏近、管理好坏,统统一个价格,“一刀切”、“齐步走”,那显然是价格垄断,肯定会留下把柄,受到打击。另外既对消费者不公平,也不符合市场法则,大排档和五星饭店一个价位,谁还到大排档消费,大排档没了生意面对是关门歇业,还是另起炉灶、暗度陈仓的选择时,他无疑会选后者。另外价格的“回归”最好分步到位,不要一次提升太大,一次到位所造成的反作用力太大。

七要不忘初心,切实提升培训和服务质量。不能价格“回归”了就万事大吉了,培训和服务一切如旧,学员多交了钱,没有得到应有的消费品质,自然会不满意,仅仅强调驾校投资者的利益,不考虑社会利益和学员利益的行为都是不和谐的,都是不可持续发展的。现在价格低我们说没钱做服务是成立的,但有许多驾校在过去价格高时,也没有内抓管理,外塑形象,时至今日沦落到只能打价格战的境地,价格“回归”后这些驾校会不会再重蹈覆辙呢。江西婺源五所驾校在价格“回归”后,采取了一系列提升服务的措施,过去没有的班车接送考试、统一理论培训、400投诉热线、电话回访学员、教练员“黑名单”制度等等措施相继都得到了落实,学员并没有多花钱(无非是把分次花的变成了一次花的)但满意度却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一讲“抱团”、“联合”、“回归”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价格,这没错,价格是基础,也是动力。价格“回归”不是保护劣质产能,而是让大家守住道德底线、遵守商业规矩;价格“回归”不能杀富济贫,市场经济没有“大锅饭”可吃;价格“回归”不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我国驾培行业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快速发展,甚至是野蛮生长之后,需要“回归”的还很多,价格的“回归”仅仅是表象,还有许多本质的东西要回归。要回归“企业”,要真正对人财物有充分的控制权,而不是挂靠的联合体;要回归“加工厂”,做到产供销一体,招生培训考试一条龙,而不是一个批发“矿石”的平台;要回归“教育”,要把给学员养成良好的车德、习惯和心态作为培训的重点,而不是把拿证作为唯一目的;要回归“精细化”,有计划有步骤的建立“完善的学员服务体系、严密的质量控制体系、立体的营销体系和特色的文化体系”,而不是放羊式的管理。

在本文结束之际,想起了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结合驾培市场的现状和本文的立意,我给篡改翻译一下:回家(初心)去吧!田园快要荒芜了(市场乱套了),为什么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为形体所役使,为什么如此失意而独自伤悲?认识到过去的错误已经不可挽回(端着金饭碗要饭吃),知道未来的事还来得及补救。确实走入了迷途(价格战)但还不远,已觉悟如今的选择(行业自律、抱团取暖)是正确的, 而曾经的行为是错误的。

虽然驾培市场上价格“回归”“路漫漫其修远兮”,但为了使命,不忘初心,我们还是要“上下而求索”,如此方得始终!(全文完)

 

——————————————————

北京新华德御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是国内首家专门从事机动车驾驶培训和驾校经营管理研究的专业公司,开设:“驾校营销三十六计”培训班、“驾校经营方略”校长培训班、“王牌教练员”培训营和“金牌客服”培训班,具体详情可登陆官网:www.xinhuadeyu.com进行了解

联系人:悦老师 1861002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