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英国行

浏览:  日期:2014-11-19 10:08:09

英国机动车驾驶培训管理考察有感之一考驾难,难于考托福

女儿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读研快要结束了,邀请我们去探亲旅游,开始我没计划去,打算让她妈妈自己去,后来我在网络上看到了一篇报道说:英国被称为驾照考试最难的国家,这篇文章使我改变了主意,于是在9月9日至25日之间在英国进行了半个月的探亲和考察活动。在南安普顿,考察了全英最著名的连锁驾校BSM,在伦敦泰晤士河畔的咖啡馆同既是校长也是教练员的莫妮卡进行了长时间的业务交流,在留学生公寓里多次与刚刚取得英国驾照的华人王博士了解学车的经历和感受,加之从网络上搜集的资料和道路上的观察,从而初步构成了对英国学车考驾的大体印象。
英国没有身份证,只有出生证明,在英国驾照就相当于我们的身份证。英国的驾照首次考试合格率仅占40%左右。
王博士在英国已经学习工作了七年,已取得长期居留权,现在南安普顿大学留校从事研究工作,也是女儿在英国读书入住公寓的“家长”。王博士考了三次,才拿到驾照,而他在众多拿英国驾照的中国留学生中还是属于拿照顺利的。王先生在办理了临时驾照,考试前请了专业教练训练了20个小时,之后,与朋友一起有训练了30多个小时。王先生第一次路考不合格的原因是考了一圈回到起点是入库压到了库线,第二次则是因为有一行人突然横穿人行道,王先生反应不急,刹车后,车头超过白线半米。与王博士在一个实验室工作的一位英国女士,考了七次才拿到驾照,开始大家还问问落考的原因,考试的次数多了,这位女士也不再让大家问了,直到拿到驾照庆贺之时,这位女士才说了考试的次数。许多在考驾照的留学生感叹道:考驾难,难于考托福!
据新华社住伦敦分设记者江亚平报道:一些有长期驾龄的中国专业司机因工作需要到中国驻英国机构开车,结果多次考试都失败了,只好灰溜溜地打道回府。而新华社伦敦分社记者中考了三四次才通过的也大有人在。有位考了三次还未通过的朋友对江记者说,考英国驾照比考“托福”还难。江记者是在开罗拿的驾照,在南斯拉夫开过车,有着四年的驾龄,到英国后又请了专门的教练进行了训练,考试前又提前在考试线路上进行了一个小时的适应性练习,在他认为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情况下,首次考试还是以失败告终,原因是有3处错误,分别是:在十字路口前停车等绿灯时与前面一辆车的距离太近了,不足1米;在小巷里行驶时没尽量贴左边,而是在中间跑;拐弯时减速提前量不够。江记者感叹道:这三个错误中有一个就不及格,何况我有3个呢,考官没让我半道上返回考场已经算是给我这个外国人面子了。
在英国考驾照难的典型例子当属来自英国锡德茅斯的女记者麦卡锡,麦卡锡从17岁时开始学习驾车,直到40岁时才考取驾照。其中的23年间,麦卡锡共上了250节驾车辅导课,先后换了9位教练,总花费约在2000至3000英镑之间。麦卡锡根据自己23年来累积的考驾照经验写了一本书,名为《女士驾车指南》。
英国驾照考试究竟难在哪里呢?请看下篇: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研究员王博士




中英驾照考试——不同的方式 不同的效果


在英国考取驾照也要通过理论考试和实际驾驶考试,这与我国是相同的。所不同的是,在英国申请者可以通过网上预约的方式进行报名,考试时间的选择权在自己手里,可任意挑选考试日期,这与国内必须等待服从车管所和驾校的安排大不相同,充分体现了便民的理念。
英国驾照理论考试不仅要考交通规则,更要测试危险情况反应力。英国驾照的理论考试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与我国相同,即从理论题库任意选取一张卷子,进行 选择题测试,理论测验考35道标题,30道准确算是通过;第二部分则是我国所没有的,即通过模拟驾驶进行危险情况的反应力测试。所谓的危险情况反应力测试 就是指在计算机播放模拟驾驶的14个录像片段中,找出15个潜在的危险并用鼠标做出正确的反应,而计算机则会为你所做反应从时间、精确度等方面进行打分, 每道题的分值从5分到0分,时间越快越准确分数就会越高。这项测试的满分为75分,达到44分以上方能合格。要通过危险情况反应力测试就要不断的模拟练 习,而这种练习又很接近实际交通状况,在练习中如何早观察、早发现、早处置的安全意识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就得到了强化。在英国期间,我买了二套不同版本 的危险情况反映测试光盘,在王博士的指导下,我第一次测试得了55分,算是过关了。
英国的驾照路考不仅要考司机是否能熟练的驾车,更要考是否能安全的驾车。正式路考之前,先进行视力测试和机械常识测试。路考的第一项是要打开车的前车盖, 回答考官几个简单的问题,有位男学员打开了就再也关不上了,还没上路就被废掉了。有位女学员,考官一上车就看到车子仪表盘上有个警告灯是亮的,就问是她怎 么回事,这位美女答,哦,没事,修车厂说配件没到(在英国路考可以用自己的车),考官直接让其下车。
英国正式路考的时间一般为45分钟,在这个时间段中,考官会对驾驶者的动作,观察和反应力等各方面进行考察。一般会考一次坡起,3、4次靠边停车,2到3 个环岛,慢动作操作一般会考侧方位停车、倒车入库、马路上倒头等,紧急停车一般都会考到。每次考试之中所允许犯的小错误的次数为15次,但相同的小错误累 计三次就会被算做一次大错误,考试中出现一次大错误的话,整个考试就会被判为不及格。每个考官每天最多只允许考8名考生。
那么什么是大错误呢?在任何情况下,车轮或者车身碰到路面以外的任何东西(最常见的是考倒车进车位和在很窄的路上掉头的时候车轮蹭到街沿);转弯、靠边停 车如果不打指示灯,打错指示灯,或者打灯以后停好了没有及时关灯也算是误导;让行失败,就是说你不能让不需要让行的车或者人改变原先的计划;盲点检查失 败,起步的时候必须要转过头看两侧后窗,如果忘了看就是大错误;斜坡起步,如果车身往后滑,当然是大错误;倒车头必须转过去看后窗,否则算大错误;进环岛 时让了不该让的来车,有空间可以进却没有及时进去,出环岛盘时不打灯,都会被“枪毙”。
小错就更多,一般的司机很少注意到的要求,比如:转方向盘,任何一个手都不能转过方向盘上方的正中点。手只能转到中点,然后另一只手去接;换档,换档稍有 不顺畅的感觉就算小错误;打方向灯前必须先看镜子,少看一次镜子就算小错误一个;踩刹车减速必须先看中间的反光镜,如果不看也算小错误;稍许超速算小错, 可是速度太慢也是小错。……
考试既是把关,也是导向。英国考车考的是司机的安全意识、经验和反应,对车子的控制能力倒在其次,而国内正相反。这样很多新司机考出驾照后上路,就非常自信了,完全不像我们拿完驾照上路时还战战兢兢的。
英国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在5000人以下,1998年的死亡人数为3421人,比欧洲其他人口相似国家的交通死亡人数要少得多。交通道路安全程度在欧 洲居第二,仅次于瑞典。英国为什么能够成为世界上交通事故发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呢?为什么英国的司机绝大多数都文明礼貌,谦让耐心呢?这从其严格训练和考 试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得出答案。



行驶在英国街头上的教练车


中英交通文明的差距:“让”与“抢”


中英交通文明的差距是明显的,也是巨大的,承认这一点不是灭自己的威风,长他人的志气,也与爱不爱国没有关系,这是现实,一个不能不承认的现实。
英国的道路都很窄,大部分城市道路都只有一来一往的两车道,而且两车道窄的不允许“第三车插足”,只有双车都尽量的靠外行驶,才能保证车辆的正常通行。比 起国内动辄四车道、六车道,相差甚远。但是就是在这样的道路上,堵车的概率却比国内少得多。由此可见窄与宽,是相对的,是和驾车人的道德法律意识以及习惯 有直接的关系。
英国交通文明突出表现在一个“让”字上,英国人在开车时让行的意识根深蒂固,主要表现在支道让主道和车辆让行人上。在英国的道路上,无论是大道,还是小 道,哪怕是在停车场,都有主道和支道之分,在支道与主道的结合位置上都有让行的明显标志:两道白色的虚线,外加一个白色倒三角型。每当有车过来,哪怕主道 上没有车辆行驶,支道上的车都会提前减速,停车,向右观察后,再提速迅速的通过。
让行,是道德,是规则,是习惯,也是心态,这一切是在训练中养成的,是在考试中强化的,是在社会的监督中变成自觉的。让的结果,车让车,让出一份秩序;车让人,让出一份文明;人让人,让出一份友爱。
国人开车怎一个“抢”字了得,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在黄灯闪烁时,许多车辆争分夺秒奋不顾身的加速而过;在十字路口,四辆车互不相让,堵成一个“俄罗斯方 块”,谁也走不成;在稍微堵车时,寸土必争、毫厘不让,最后堵成“死疙瘩”。如此等等,司空见惯。抢的结果,却适得其反,没有抢出速度,反而抢出了堵车, 抢出了事故,抢出了一肚子的气,抢出了全球交通事故总量和交通事故死亡总人数两个第一。路越抢越窄,速度越抢越慢,心情越抢越差。
这使我想起了“地狱与天堂”的一则寓言。
上帝领着一位教士去参观地狱和天堂。他们来到一个房间,只见一群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人围坐在香气四溢的肉锅前,只因手持的汤勺把儿太长,尽管他们争着抢 着往自己嘴里送肉,可就是吃不到,又馋又急又饿。上帝说,这就是地狱。他们走进另一个房间,这里跟地狱一般无二,同样飘溢着肉汤的香气,同样手里拿着的是 特别长的汤勺。但是,这里的人个个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原来他们个个手持特长勺把肉汤喂进对方嘴里。上帝说,这就是天堂。
只顾自己,不顾他人,就是地狱;想着别人,互相帮助,就是天堂。在构架和谐交通中让行是多么的重要啊!



这是南安普顿一条交通比较繁忙的小巷,车流量较大,虽然这个拐角很狭窄,只能容一辆车通过,但由于双向的行车人都默契的让行,我观察了多次,没有出现堵车的现象。



按下这个白色的按钮一会绿灯就会亮起,车辆停止,行人通过。


“马路驾校”是怎样培养出“马路绅士”的


中英机动车驾驶培训有许多区别,最大的区别是英国的驾校没有专门的训练场,所有的训练都是在道路上完成的,因此可以说英国的驾校都是“马路驾校”。还有一 个区别是训练既可用驾校与教练的车,也可以用自己的车,驾校与教练的车都带有副刹车、副离合装置,自己的车没有也可以练习,但必须要有一个21岁以上,且 至少持有三年驾照的人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才可以,而且是要在办理了临时驾照并且在车上贴上至少两个红色的“L“标识(Learner)才可以。
英国驾校有两种,一种是有办公报名场所的驾校,但场所也就几十平方,同我们普通驾校的一个报名门头大小差不多,这种驾校往往是全国连锁的,在英国比较著名 的有BSM和AA驾校,这种驾校有自己签约的教练员,也有挂靠的教练员。另一种驾校就是教练员自己当校长的驾校,一个有教练证的人,一辆经改装的教练车, 自己的家就是办公地,不用经过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特别批准,只进行简单的公司注册就是一个合法的驾校,我在后篇文章中将要介绍的莫妮卡教练就是这一种的。
英国的机动车驾驶教练员的含金量远远比我们高。考出一个教练员至少要花费五千英镑(五万多人名币)的费用和九个月的时间。英国规定要当教练员首先要办实习 证,实习期不少于六个月,实习期内你可以到专门的既培训学员也可以培训教练员的驾校去学习,可以租驾校的车训练学员,也可以找有资格的老教练员学习,学费 都不会少于五千英镑。六个月后要进行一次结业考试,还要再交120镑的考试费,然后再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考察,考察期考官还要做一次实际教学的考试,考试合 格,才发教练员证。英国的教练员执教后培训学员的费用是按小时计算和收取的,一般每小时收取20镑,好的教练会比差的教练每小时收费高出5镑,达到25镑 或者30镑。在BSM驾校模拟器上训练每小时的收费是15镑。绝大部分教练员的学员是自己招的,驾校给分配学员的很少。
英国的教练员在培训学员时会把法规意识和安全意识当做首要任务。《英国道路交通法》前四条规定:在道路上鲁莽驾驶、是有罪行为;粗心与轻率驾驶,在即道路 上驾驶机动车不多加小心,或不集中精力顾及其他道路使用者,是有罪行为;饮酒或药物影响下的驾驶或照管机动车,是有罪行为。在英国生活的人,其交通违章及 停车规章情况会被记入个人信用存档,作为各方面评判其个信用的依据之一,甚至在英国生活的外国人延长签证时,行车和停车违章记录也将纳入签证发放单位的考 虑范围之内。英国保险公司对发生严重车祸或多次出事的车辆会大幅增加保险费用。因此教练员在教导学员时,常用的一句话就是“驾驶员必须牢牢树立的观念就是 安全。遵守交通规则就是爱惜生命——你和他人的生命。”
英国的教练员在训练学员时,也有一些“应试”的成分,比如教练员会告诉学员:考官下达指令后你的动作可以大一点夸张一点,也会在考试之前带学员到可能考试路线上去模拟训练,除此之外,绝大部分是在进行素质培训、养成教学,一起从实际驾驶、安全驾驶出发。
在英国的半个月中,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去了七、八个城市,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地方,我没有听到过汽车喇叭的响声,没看到一次汽车事故现场(仅在高速上看到一辆被托运的事故车),只看到了一次违规罚款,总体的感觉是英国人开车很“绅士”。



英国BSM驾校


莫妮卡——一个以驾培为事业的女教练


9月21日,风和日丽,我们来到伦敦,在格林威治天文台旁泰晤士河岸上,我们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提前到达了约定见面的咖啡馆。一周前再次约定今天要在这里会见一个英国驾校的校长。
出人意料的是来会面的校长是位女士,名字叫莫妮卡。莫妮卡给我的第一印象:这是个充满活力运动型的快人快语的职业女性。简单的寒暄后,我们便进入了正题, 三个多小时在我们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互相提问中不知不觉的过去了。通过交谈,莫妮卡的经历与驾培理念在我的脑海中初步形成。
莫妮卡出生在波兰的卢布林,人生的座右铭是:真实、诚恳和公平。她非常小的时候驾驶就已经变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12岁时她父亲就教她开车,她 喜欢骑马和摩托车场地比赛。1986年春天她搬到英国,在接下来的20年里,她在伦敦结婚生子,在一家电器公司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但是就在过去的几年里 她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她的理想和未来,于是她决定要去做一名驾驶教练员,她感到教别人开车要比教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如何使用VCD机要有有趣的多。
她的教练员生涯的最初几年曾经和几个比较知名的驾校合作过,因为在教学理念和思路上的差异,她离开这些驾校,决定独自开创自己的事业,于是就有了属于她自己的驾校,如果在谷歌上搜索伦敦驾校或者女性教练员,就可以看得到她的广告。
莫妮卡认为,教学中与学生的交流与沟通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英国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她的学生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和社会背景,如何在了解他们的 文化和心理特点的基础上制定适合他们的教学方案是非常重要的。莫妮卡的学员中女学员占了多数,她认为女性学习驾驶是妇女解放的标志。她对这些结了婚之后放 弃了自己事业家庭终日忙碌的家庭主妇们,在训练中除了有足够的耐心之外,更重要的是不断给她们以鼓励,让她们在思想上暂时挣脱家庭的束缚,追求一片属于自 己的自由、独立而且更多姿多彩的天空。
莫妮卡在教学中感到了知识的重要,她计划在不久的将来要重回学校,学习教育心理学,深造后再重新执教。



担任翻译的是在英国读研究生的女儿,当然她也是这次会面的联络者。



临别前莫妮卡将我们送到地铁口,送给我们小礼物,又合影留念。

上一篇:云南行

下一篇:追寻雷锋的足迹